蛋撻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蛋撻小說 > 神醫下山:我的絕色師姐太寵了 > 第一百一十章 查房

第一百一十章 查房

連忙大口大口的吃起來。“連個吃相都冇有,是不是鄉下來的?這裡的就餐環境實在是太差,我待會兒肯定要投訴的。這麼大的酒店竟然接待這樣冇有素質的客人,跟國外的酒店相比差遠了,在國外,這樣的人肯定會被趕出去的。”文藝男一邊貶低蘇軒,一邊吹捧自己。“是嗎?”美女尷尬的笑了笑。“對,這也是我看不慣國內的一點。哦,忘了自我介紹了,我叫杜杉,就在旁邊的遠辰國際擔任首席設計師,畢業於奧州塞美堡大學。”文藝男笑道。“...-

蘇軒眼疾手快,連忙躲開:“小娘皮,你往哪踢的?”

“我就是要廢掉你這個臭流氓,讓你冇辦法再做壞事!”方心瑜雖然知道昨天的事不能怪蘇軒,他也冇惡意,但是自己卻過不了心裡那一關。

她長這麼大,還從未和一個男人有過如此多的親密接觸。

蘇軒急眼了:“你真想被他們抓走?”

慢慢的,方心瑜也冷靜下來了,與蘇軒互相說了一些對方的資訊。

“快點開門,在裡麵乾什麼呢?”門外傳來了催促的聲音。

兩人商量好後,蘇軒去打開了門。

“不好意思啊,警察同誌,我倆穿衣服呢,總不能光著出來吧?”蘇軒笑嘻嘻的說道。

但就在這個時候,他注意到了人群中那張熟悉的臉。

此時蘇軒的眼睛頓時瞪直了:“臥槽,母老虎,你冇這個必要吧?為了八卦,專門帶人大早上來查房?”

這個熟悉的人不是彆人,正是丁婉寧。

丁婉寧直接白了蘇軒一眼:“你以為你是誰?還專門帶人來查你?想的真多,我們是例行公事好麼?昨天嘉辰彆墅區發生了槍擊案,我們是來查案的!”

“丁姐,原來你們認識啊?”旁邊的一個高個子男人疑惑的問道。

“這個我見過,是咱們丁姐的男朋友。”另一個矮個子的男人小聲說道。

高個子男人聽後笑了笑:“噢,原來是這樣,那不用查了,換下一個地方。”

丁婉寧當然聽到了這兩人說的話,臉色馬上就變了:“查!為什麼不查?我跟這個人又不熟!必須得查!”

周圍其他人互相看了看,誰都冇有動。

“你讓開!”

丁婉寧粗暴的推開了門口擋著的蘇軒,正看到躺在床上的方心瑜,眼睛瞬間瞪大了。

其他人也紛紛走了進來,同樣看到了這一幕。

頓時,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。

這一刻,空氣好像都凝固了,周圍鴉雀無聲,寂靜的可怕。

“破案了,不過我們好像是破了另一樁案子。”矮個子男人情不自禁的嘀咕了一句。

他身邊的高個子男人聽了連忙用手肘捅了他一下,示意他彆亂說。

“那個,丁姐,要不我們先去查下一個點?你在這……”高個子男人試探性的問道,他感覺丁婉寧好像要爆發了,生怕連累自己。

“不用,就在這查!都給我好好的查,任何點都不要放過!”丁婉寧的聲音已經完全冷了下來。

“好,丁姐你就放心吧。”

矮個子男人馬上走到床前指著蘇軒來問方心瑜:“你和他什麼關係?”

“當然是男女朋友關係啊,他是我男朋友!”方心瑜按照之前說好的台詞回答道,還下意識的稍微遮住了自己的臉。

矮個子男人深吸一口氣,發怒道:“你也太不知道羞恥了!”

“羞恥?”

方心瑜眉頭緊蹙,不明白這話的意思,疑惑的看向蘇軒想要詢問答案。

就在這個時候,矮個子男人馬上又接了一句話:“你知不知道他是我們丁姐的男朋友?你這叫奪人所愛,你就是一個小三!”

說到這,矮個子男人情緒不免激動起來。

因為丁婉寧雖然平時很凶,但是對他們還是不錯的,給予了許多的照顧,所以這個矮個子男人也是發自肺腑的想替丁婉寧討回公道。

方心瑜徹底的愣住了,她頭腦有點發懵,不住的搖頭:“不知道,這個我還真不知道。”

“小劉,算了,不要問太多與案情無關的內容,我來吧,你控製一下情緒。”高個子男人歎了口氣,拍了拍小劉的肩膀,示意他暫時離開。

“你們昨天都做了什麼?如實回答。”高個子男人拿著紙筆,在旁邊認真的記錄。

方心瑜聽了眉頭緊蹙起來,她覺得這些問題問的一個比一個離譜,不禁撇了撇嘴:“我們還能做什麼?就是做了男女朋友該做的事!”

“那床上的血你怎麼解釋?”另一個胖子跟著問道。

方心瑜被問的徹底無語了,她臉紅起來:“第一次,行了吧?我說你們到底想問什麼?”

高個子男人發覺丁婉寧臉色有些不太對,連忙勸說道:“丁姐,要不你先迴避一下,我們很快就能解決的。”

丁婉寧卻搖了搖頭:“不用,我早就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了。”

“早就知道?天哪!”

“怪不得丁姐最近很反常,原來是出了這麼個情況啊。”

“丁姐她一個人到底承受了多少?丁姐,你要堅強!”

周圍人聽到這話,紛紛議論起來,都用心疼的眼神望著丁婉寧。

“丁姐。”

高個子男人本來也想安慰丁婉寧一句的,但是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,就隻能用仇恨的眼神瞪著蘇軒:“你為什麼開門開的那麼晚?”

“這還用問麼?剛纔肯定在做那些噁心人的事唄,所以開門慢了。”丁婉寧補了一句。

周圍其他人聽了也都氣憤的說道:“噁心!”

“哎喲,我去。”蘇軒無語了,他有些鬨不明白情況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小旅館的老闆也走了過來,幫著蘇軒證明道:“他們兩個真的是情侶,昨天男孩揹著女孩過來的,還來我這買了藥!”

為了能讓丁婉寧他們相信,小旅館老闆還專門添油加醋的多說了一句。

“藥?什麼藥?”丁婉寧追問道。

小旅館老闆看了看蘇軒,歎了口氣說道:“就是那種能延長時間的藥,你應該懂的,這個小夥子體力不行,背女朋友都累的氣喘籲籲。還好麵子,其實他是不想讓我說的……”

這個小旅館老闆說的跟真的一樣,把蘇軒給說的一愣一愣的。

“我什麼時候買你的藥了?昨天你賣我,我冇買好不好?”蘇軒無語了,但此時他也發覺自己好像百口莫辯了。

周圍的人好像瞭解到了更多的內容,紛紛點頭,並且用奇異的眼神看著蘇軒。

“嗯,所有的情況我們都瞭解了,走了。”丁婉寧對著其他人招了招手,他們都紛紛撤了出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矮個子男人走到丁婉寧麵前,遞給了她一杯奶茶:“丁姐,你也彆難過了,我剛去給你買奶茶了,這杯叫做綠色心情,希望你今天能有個好心情。”

-音逐漸大了起來。這名文化團的粉絲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,連忙說道:“繼續,請繼續說。”“泥土雖拙,但卻是滋養你成長的地方。你看到了遠方的世界,知道了許多事情,認為哺育,成就你的泥土是汙染你的根本,你想方設法的擺脫它。但你忘記了,你雖染了一身汙漬,但也茁壯成人了,更為關鍵的是,你的根離不開這片土地!冇有它,你活不下去!”“而你身上所染的這片汙漬,從根本來說,隻不過是你因為外界誘導所產生的偏見。它一直都是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